映象新闻

9月19日,河南许昌一老师批改作业,发现小学生把“栓Q”写进作文。当下的孩子们伴随互联网长大,免不了接触网络语言、新词热梗。那么,如何看待互联网语言影响孩子们的教育呢?

王晓娜:以前的孩子难过就是“不开心”,现在的孩子难过是“emo”,以前是“完蛋了”,现在是“芭比Q了”,以前是“自暴自弃”,现在是“摆烂”。孩子伴随互联网长大,周围人句句不离网络热梗,也难怪他们的语言系统会沾染这些信息。

陈柯旭: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孩子们不可避免地会接触网络语言。毕竟我们小时候,考了一百分找妈妈要奖励是吃个汉堡,现在的小朋友是买个酷炫的通话手表或手机。

董芳芳:看见“栓Q”一词出现在小学生作文里我真是眼前一抹黑。这个词完全由一名大叔不标准的英文发音音译而来,连正常词语都算不上,如果我的孩子满嘴都是这种跟风的互联网语言,我真的会觉得是我教育的失败。

陈柯旭:许多创作者抓住了流量特性,造了很多“梗”。毕竟网上冲浪嘛,不多掌握点网络用语,怎么配当5G选手。我猜这就是大家为什么时不时地就想摸摸手机,因为他们摸的不是手机,是这个世界。所以小学生把梗写到作文里,也就见怪不怪了。

董芳芳:写作文能体现出学生辞藻的积累和文化的积淀,小学生接触互联网过早、过多的后果就是用简单甚至粗鄙的词汇代替了更深的思考。像“栓Q”“奥利给”等词只能是网络浪花里的一个浪头,你看“神马都是浮云”这词现在还有人说吗?当后浪拍过来,这些词就像黑历史而被淹没了,根本没有文化价值和学习的意义。

王晓娜:作文本就是为了锻炼、考验学生的语言组织、表达和文学创作能力。大人应该了解一下,孩子为什么会把“栓Q”写进作文,是语言匮乏用词无能?还是觉得好玩抖个机灵?一时机灵无伤大雅,胸无点墨必须改进。倘若学生真的满脑子网络语言,却对修辞手法、描写方法、成语典故、诗词名句一窍不通,那可真该引起重视了。

陈柯旭:回想十年前,同样有网络词汇,但我们这一代可不会有人把“心塞”“hold住”写进作文。小学生缺乏分辨是非的能力,无法把握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的界限,所以如何应用互联网知识还是需要家长和学校的引导。不然一定会出现,老师上课问李白是谁,下面异口同声:“一打野的。”

董芳芳:“互联网语言”也可以说是“时代的语言”,产生的一些新词汇当然也具备价值,如初心、点赞等词是创新、积极向上、富有正能量的,是有内涵和生命力的,所以诞生至今仍在使用。所以网词不是一概不能出现在小学生的笔头下,关键是要有取舍。

王晓娜:现在是视频时代,互联网对孩子们的冲击远比文图时代大得多。这也需要家长、学校保持警醒,注意观察孩子的语言和思想,加强引导,让孩子知道,网络语言应该放在合适的使用场景,不能滥用。当然,也不可矫枉过正、死板教条,要容许他们有一定的创造性、想象力。在语言自由和写作创新之间,需要教会孩子们找到平衡。

陈柯旭:不可否认,互联网开阔了孩子们的视野,丰富课余生活;但说起弊端,却是连大人都不放过,家长给孩子起名“李不尚书”,把谐音梗玩得明明白白,显然是在实力坑娃。想要避免被网络语言“毒害”,网络平台更应加大监管力度,规范用语,毕竟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不是三两个无意义且充满土味的网络热词就能够说明白的。

董芳芳:当下一些格调不高的网络低俗语言充斥网络,也该整治下了。比如各大软件上的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平台需要加大监管力度,做好“把关人”,担起净化语言传播环境的责任,还给孩子一个健康向上的“冲浪场”。

王晓娜:了解一下互联网语言不是坏事,毕竟,学生不能和流行热点脱轨。况且,一些网络热词随着时代发展也会被广泛使用,比如“内卷”“后浪”“元宇宙”。但是,这不意味着可以牺牲写作能力。希望互联网时代下长大的孩子,听得懂下里巴人,也写得了阳春白雪;跟得上语言发展趋势,也握得住生花妙笔。

评论员 陈思 9月20日,有网友反映湖南长沙某公司招聘时,任职要求处写了11次“肤白貌美大长腿”。该公司回应,要求是乱打的,“写着好玩”。目前,原文已修改为“肤白貌美气质佳”。 招聘条件里对外貌提出要求,有合理性。但是连写11遍“肤白貌美

河北邢台平乡县,一个人口仅4万的小县城里,一年时间开出超10家共享自习室,这个新兴行业为什么下沉如此之快?在人口稀少的小县城,共享自习室真能长久生存下去吗?

评论员 陈思 浙大的“十佳大学生”,直博念浙大的博士生孟伟,竟然需要靠送外卖维持生计。这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但很多人在阅读分享这一新闻的时候忽视了一个重点。那就是孟伟仍有拿下博士学位证的打算。这也就意味着,他不是放弃广博的知识去从事

评论员 陈思 9月19日,义乌要求下架槟榔,并永久性禁售的消息被广泛传播。虽有个别食用者不认同禁售的做法,但是主流舆论还是认为,义乌下架槟榔,是顺应民心之举。 其实早几年,大众对于槟榔的感知远没有现在强烈。我国虽然食用槟榔的历史较早,但是

评论员 李长需 美食博主吃播“鲨鱼”视频走红,一查,视频中的“鲨鱼”竟是从东山购买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噬人鲨。9月8日,东山县人民检察院对该县公安局提请逮捕的一起涉嫌非法出售、猎捕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罪案的犯罪嫌疑人沈某某、颜某某,决定批准逮捕

评论员 董芳芳 网红博主“垫底辣孩”凭借高超的p图技巧在网络上收获了一大批粉丝,然而最近发的一组照片,却被网友指出摄影构图和妆造与古装剧《雪中悍刀行》极其雷同,该剧摄影师更是直接在原博下“开怼”。被指抄袭后,“垫底辣孩”两次向网友和原版作

评论员 陈思 近日,德州作协廉洁文化一等奖《我的县长父亲》引发热议。该文章的标题与电影《夏洛特烦恼》“撞了梗”:电影里袁华同学凭借《我的区长父亲》一文,获得了全区作文比赛第一名。这一情节,生动讽刺了社会上的“拼爹”、“拼背景”现象。 因为

评论员 陈思 研究生招生考试报名在即,“逆向考研”一词突然成热门话题。所谓“逆向考研”,主要描述的是“双一流”高校本科生考取“双非”高校研究生的情况。这种现象,被形容为“向下考”的“逆流”。 看到这一概念,大学毕业就草草就业的我不禁如坐针

评论员 董芳芳 王晓娜 陈柯旭 最近的一位二舅彻底带火了“精神内耗”这个词,精神内耗是一种复杂的情绪,它涵盖了犹豫、焦虑、迷茫、后悔等心情。精神内耗真能治好吗?为什么往往被困在精神内耗里的都是年轻人? 你是“内人”吗? 王晓娜:年轻人处

评论员 董芳芳 王晓娜 陈柯旭 “视频再改一下哈”“开个会再下班哈”,不经意间,“哈”这个字常常挂在了职场人的话尾,有人说这样听起来语气轻松不尴尬,也有人说领导一个“哈”是暗示你要“识趣”,这个“哈”到底要怎么理解? 今天你“哈”了吗

No Comments

Categories: 亿万先生007网页登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