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印分享 利用“环境叙事”提升观众的沉浸感

近年来,“沉浸式”成为热词,可以包罗万象。尤其,沉浸式事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幸福产业”,不断同文旅业与新业态结合紧密。围绕文化IP的挖掘,加上AR、VR、MR等科技的融合应用,结合虚实结合的空间营造,营造出日益沉浸的“灵境”世界。放眼国内,“沉浸式”体验几乎覆盖文旅新兴消费业态的所有领域,正成为文旅产业的“下一个风口”。

“沉浸式”渐成各文化业态发展的潮流大势,越来越多的文旅产业、演艺产业、剧本杀娱乐业态等开始在“沉浸式”这个赛道上“百舸争流”。“沉浸式”就好像是一把“万能钥匙”,不管是老字号还是新品牌,传统行业还是新型业态都能与之相融合共生。

本文仅从环境叙事维度分析如何做好观众沉浸式体验的创造与挖掘,探索沉浸式体验的升级法门。

“沉浸感”即是让人专注在当前的目标情境下感到愉悦和满足,进而忘记真实世界的情感,它是参与、融入、代入的程度,是强烈的正负情绪交替的过程。

沉浸感更偏向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比如像听故事,看电影,听音乐从事这类的一些事情,让人会产生一定的联想意象,有很强的代入感。在这一过程中,感知体验是大于认知体验的。

从感知体验和认知体验上,沉浸感也更偏向感知体验,一些感官的体验刺激促使我们进入沉浸,让我们更加融入当前的一个环境当中。从沉浸式演艺的体验过程中,我们也可以找到这两者的一个体验层次,首先是被吸引,然后产生一种代入感,进而沉浸在打造的世界当中,最后是达到一种感同身受的沉浸状态。

“环境叙事”(Environmental Storytelling)这一术语是由迪士尼前设计师Don Carson创造,他用这个术语来概括他15年设计师生涯里的最大挑战——“如何把观众带到他想象中的世界,并在其中流连忘返”。

Don Carson选择的做法是,构建一个真实或想象的“空间”,以观众在这个空间中的“旅行体验”来代替观看表演的传统“线性体验”。现在来看,Don Carson在设计游乐园景点时采用的这种方法,正和当下沉浸式演艺发展以让玩家沉浸其中的思路不谋而合。这里用著名的“冰山理论”来简单解释“环境叙事”:即大量的底层世界观设定如时间线、故事矛盾、势力人设等等都隐藏在水面下,观众无法感知到;而基于这些设定之上的呈现,比如任务、过场表演等等才是观众能够体验的内容本身。

实际上,在“冰山之上”,玩家的体验也分为两种,播片叙事属于“有剧本的叙事体验”,环境叙事则属于“无剧本的叙事体验”,玩家体验故事的顺序、流程并不固定。

在当下传统旅游业态发展态势疲惫之下,“环境叙事”似乎是走出困境的“另一条路”。

信息沉浸指的是我们会沉浸在能够关注到的信息之中,比如像玩游戏,玩微信,都是一种信息沉浸。

而更深一点的沉浸感叫做感官沉浸。感官沉浸是指我们的所有器官一起协同感受沉浸,所有的器官所有的知觉都相信这是真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科技界热炒的vr,虚拟现实。

最后一个沉浸层次叫大脑沉浸。这种沉浸让大脑觉得这就是真的,不像是VR那种,虽然很真实,但我们自己还是知道这其实是虚拟的。但是这种沉浸感目前还没有实现,我想我们能体验到的可能就只有做梦吧,还有就是很科幻电影里,像盗梦空间,黑客帝国。

叙事可以理解为利用话语或者非语言的形式表达特定意义或想法,它是绘画、雕塑、文学的基本载体,是有人类以来便已经形成的方法它是人们进行自我沟通或者与他人沟通的一种有效的媒介,是人类社会发展意义上的不可或缺的一种工具,它由叙事媒介及接受者组成,而通过赋予空间内涵而进行人为的叙事性设计,使接受者在行为中感知空间的内涵,与空间建立起密切的体验纽带,这个空间会因为人的参与和体验而具有了叙事性的场所精神和历史价值,进而促进场景沉浸感的段位升级。

(二)全神贯注:非常依赖故事演绎的整体性,即叙事或玩法其一打动观众,使观众的情绪被演艺故事所调动,观众会流连忘返,多次观看,即便观看过一次也会留下深刻记忆。

(三)完全沉浸:从现实中脱离,完全融入到故事的情节演绎中,通过环境、内容情节、故事走向,剧院成为能影响玩家想法和感受的事情。完全沉浸的成功需要有极强的叙事和玩法相结合,才能达到完全沉浸。其中的创作难点在于:如何引起观众与演员之间的共鸣和氛围。共鸣是情绪连接的进阶,氛围是演绎结构的发展,进而与角色的处境感同身受。

正如当下文旅演艺的爆火,沉浸式的赋能必不可少,通过其特有的主视角带入,使玩家和与剧中角色、剧中场景、故事走向产生共鸣,将叙事、玩法高度结合,调动观众情绪,促使观众在场域中得到共鸣,进而留下深刻印象,达到全神贯注的效果。

而演艺类项目沉浸式的核心在于剧本的打磨,剧本的合理性引出沉浸感体验的话题,不符合世界观与逻辑学的剧本是无法让观众做到理解,更何谈沉浸其中。那么,做好环境叙事也必须要打好基础——世界观的合理性。即为玩家创造一个“感知合理的世界”。

这里强调“感知合理”是指我们并非一定要做到逻辑极其严密,完全符合现实物理法则的世界。而是要架构一个让观众感官上认为足够可信,并产生向往的世界,这个世界可以是魔法,可以是玄幻的,例如霍格沃茨的魔法世界观。

主题公园沉浸叙事方法是围绕一个特定的主题或IP首先利用叙事学的理论进行故事的构建,接着依靠叙事主体和叙事空间作为故事内容载体,再通过不断进步发展的科技手段作为叙事媒介,如场景沉浸技术或多媒体沉浸技术进行IP植入和转化为参与者的特殊体验,同时游客也作为故事的参与者、接受者和创造者。

如环球影城的哈利·波特魔法世界,迪士尼的阿凡达世界主题景区。把这种体验带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这里以环球影城-霍格沃茨景区作为例子,总结一下环境叙事应用中比较关键的方法。

剧情只呈现80%,剩下20%留给观众,让观众有想象的空间和讨论的欲望,并在剧情安排的玩法上做配合,具备一定可探索的自由度。

在环球影城-霍格沃茨景区中,有许多窗口可以进行交互,如果观众不多加注意则不会注意到他,但如何是资深的哈迷或是已经做好攻略的旅游,想要体验“魔法游戏”的玩法,那么街区的交互设计就会是一个经典的彩蛋。

通过一句魔法口诀,一个魔法手势以及橱窗内道具与你的及时互动,可以获得与剧中人同等量的成就感。如果观众已经沉浸在景区中,去揭秘每个互动点表象背后的含义,则会体验到不同的感受,将电影中的力量带到现实,给人以救赎和力量的故事。而常规的观光游客也会觉得,城堡,真美。

所以,景区环境中不要害怕留白,有时候适当的留白反倒可以让不同类型的观众各取所需。

观众不再是故事的被动接受者,不要让观众站着等待剧情的叙述,我们要给观众提供合理的身份,搭建可互动的舞台,引导他们自己成为故事的还原者和讲述者。同时,陪伴感也很重要,观众的主动性毕竟有限,考虑如何通过环境来驱动玩家,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偏向想让他们关注的地方。

在《禁忌之旅》中,当绿色的穿越之光出现时,观众的视线会被突如其来的动感所吸引,进而是快速飞行过程中的扫把、比赛、恐龙等元素,再通过一阵黑暗后注意到电影中独特的场景与人物,沉浸式的体验感会放大这种参与度,与NPC的对话则会预告下一阶段的关键信息,快速放大了观众的参与感。

沉浸式景区要准备完整的故事剧本,然后抛弃交代前因后果的文字,只提炼呈现故事需要的物品、人物,甚至音效,布置成真实环境中的场景,观众通过观察现状(历史残留的痕迹),以景带情,沉浸其中。同时,加强与剧本的强关联性,让观众看到后回产生思考与联想,印象深刻。同时要最大程度上利用剧本中的核心元素,而非单纯的叠加元素,通过环境与交互让游客留下自己的故事,故事的独特性会成为沉浸式景区的加分项。

极具故事性的环境能够让观众唤醒脑海中的某种记忆或印象,并以此为基础,提供独有的内容体验与集体记忆。环境可以为故事、事件的发生提供舞台,让玩家在感受故事的同时对角色产生共情。

环境中存在着诸多线索和碎片,让玩家在探索、推理之后,脑补出背后的故事。同时,环境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也有无穷的可能,玩家的选择最终会生成他们独一无二的故事。

由于创造性的不断提升,当下主题乐园的沉浸式项目才如此成功。纵观全球各大主题公园,在其建造过程中均特别关注沉浸场景的营造。随着数字多媒体技术的发展通过沉浸多媒体和沉浸叙事方法为游客创造了令人惊喜的游乐体验项目。即使这些游乐目标没有明显的故事情节,但它们通常仍基于精心设计的故事脚本。

这些沉浸式的体验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一是在当下能激发强烈的共鸣,顿悟也好,敬畏感也好,超越极限的感动也好,都是在某些情感维度上产生共鸣,从而跟主题内容、跟作者建立了深层次的联结;第二个特点是基于这个经历,让“我”有反思和洞察,它们引导“我”获得认知更新甚至重生,让“我”对生活产生前所未有的理解和共情。由此,“遇见更好的自己”。

一次令人难忘的沉浸式体验,既能让人在当下沉浸,获得深层次的情感共鸣,又能持续影响日常生活,引发自我的小小进步。也许,这也正是沉浸式项目策划人和设计师的终极目标之一。

No Comments

Categories: 亿万先生app官网下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